利比里亚选出传奇球星总统

“维阿来了,政客们都怕了”

2018/1/19 0:38:41 来源:转自《看天下》
0
前足球先生、来自民主变革大会党的乔治·维阿站在党总部站阳台上,双目噙泪。下方,是振臂欢呼,高喊着“维阿!维阿!”的人群,把街道挤得水泄不通。擦拭泪水后,难以自控而低下头的维阿迅速调整情绪,向聚集的支持者挥手,表示感谢。夜里,大批维阿的支持者举着印有维阿头像的横幅走上街头庆祝,载歌载舞。
这是2017年12月28日,利比里亚大选结果揭晓。在计算98.1%的选票后,数据显示年仅51岁的维阿以61.5%的得票率击败其对手,时任副总统约瑟夫·博阿凯。
维阿将于2018年1月22日接替现任总统——有“铁娘子”之称的埃伦·瑟利夫。“我由衷地感谢利比里亚人,是你们用自己的投票选择、成就了我。这将带来巨大的希望。”维阿在推特上说。
从足坛新人到世界足球先生,维阿用了15年;从足球明星到利比里亚总统,维阿同样用了15年。相较于球员生涯,维阿的政治生涯更为曲折——参选三次,落选两次;获胜的这一次,也是波折不断。
草根出身的维阿没有背景和高学历,即使已经成为足坛传奇,却也无法轻易跻身政治精英层。然而,这也成为利比里亚人选择他的原因。“维阿来了,政客们都怕了。”人们这样说道。
“当我刚开启职业足球运动员生涯之时,我听到不少说我将失败的声音,我用自己在足坛的成就驳斥了这些负面评价。同样的,那些曾经断言我将竞选失败的人,现在不得不尊称我一声‘总统阁下’。”维阿说。
而这不仅是他个人的胜利,还是利比里亚自1944年以来首次以和平选举的方式完成权力过渡。
从贫民窟少年到球星议员
1966年,维阿出生在建于沼泽之上的贫民窟克拉拉镇,从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出发,驱车半小时即可到达。这里四处是简陋破败的房屋,垃圾、排泄物遍布街道,严重缺少洁净水源。更糟糕的是,由于临海、地势低洼,克拉拉镇长年遭受洪水侵袭。
在贫民窟踢球的幸运少年维阿,在14岁时就被足球经纪人发现,加入国内的让·苏维沃俱乐部,并选择成为一名前锋。在非洲足球强国喀麦隆的雅温得托里队踢了一年球之后,维阿加盟法国摩纳哥队,后转会至法国巴黎圣日耳曼队,并于1995年加入球星云集的顶尖俱乐部AC米兰,同年获得“世界足球先生”称号和金球奖。此后,维阿还效力于马赛、切尔西等著名球会。
尽管成名海外,维阿并没有遗忘陷于内战的祖国。在欧洲踢球期间,为协助利比里亚国家队在世界杯取得成绩,维阿曾自愿包揽球队的食宿、差旅费、奖金等开支。2001年,作为国家队教练的维阿带领这支原本实力孱弱的球队闯入世界杯资格赛,创造了奇迹。狂热的球迷宣称维阿应当成为总统,这让时任总统的独裁者查尔斯·泰勒感到巨大威胁。
早已疑忌维阿影响力的泰勒,多次暴力警告维阿禁止涉足政治。虽已表示无意介入政治,担忧自身安全的维阿,还是在世界杯比赛结束后立即离开利比里亚。两年后,泰勒倒台,被迫流亡。此时已退役的维阿选择回国,决心“以另一种方式为这个国家做贡献”。
与维阿在蒙罗维亚有过短暂接触的美联社记者Paye-Layleh,早已敏锐地洞察到维阿的雄心。据他回忆,2004年,维阿在一场发布会结束后曾邀请他到一个房间,严肃地说:“Paye-Layleh先生,现在是我们利比里亚年轻人考虑来领导这个国家的时候了。”尽管没有直接表明,他的语调却暗示自己欲成为总统。事实很快印证了Paye-Layleh的猜想。次年,维阿以总统候选人的身份参与竞选,并成立了民主变革大会党。
不同于在足坛的顺风顺水,维阿的政坛之路走得并不顺利。
彼时,利比里亚刚结束长达四年的第二次内战,一切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2005年大选中,维阿最有力的竞争对手是埃伦·瑟利夫,后者在第二轮选举中以59%的得票率胜出,成为首位民选非洲女总统。
在选举前,不少人都看好维阿,相信其受欢迎程度将让他占优,利比里亚的政界人士则相反——身为超级体育明星的维阿就资历背景而言,并不是理想的人选:高中肄业,政界履历一片空白。
而有着高学历、丰富从政经验和经济治理经验的瑟利夫显然更能胜任总统的角色——她在美国求学多年,拥有经济学学士学位和哈佛公共政策学硕士学位;曾在利比里亚政府担任财政部部长一职;1980年政变后离开利比里亚的瑟利夫在不少知名国际组织,如世界银行、花旗银行非洲区办公室、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任职。
此外,由于在球员时期长居海外并获得法国国籍,在退役后举家迁往纽约定居,维阿遭到反对派的质疑和攻击。领跑第一轮选举后,维阿在第二轮选举中惨败。对最终结果存疑的维阿宣布拒绝承认结果,并向法院提交竞选腐败的诉讼,但最后撤回指控,声称“内战之后,和平为先”。
维阿显然也意识到自己总统之路存在不少阻碍。2007年,他宣布自己已完成高中学业,并将重返校园,完成大学课程。2011年,维阿获得美国迈阿密德福瑞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随后从美国回到利比里亚,作为总统候选人图曼的竞选伙伴,以副总统候选人身份参选,却不幸遭遇碾压式惨败,输给时任总统瑟利夫及其副手博阿凯。三年后,维阿在德福瑞大学取得管理学硕士文凭。“维阿于七月拿下硕士文凭,他已经准备好取代瑟利夫了”,非洲媒体“非洲头版新闻”写道。同年,维阿迎来自己政治生涯的突破——击败瑟利夫的儿子罗伯特,当选蒙特塞拉多县议员。
为希望而改变”
到2017年大选之时,维阿已志在必得。尽管在过去的几年里已抹平不少劣势,维阿的总统之路仍波折不断。
维阿走的一步“险棋”就是选择来自民族爱国党的珠儿·泰勒作为自己的竞选伙伴。在利比里亚现行选举法下,总统候选人可以选择一位竞选伙伴作为副总统候选人共同参选,两位候选人将共同胜出或共同落选。因此,不论对于总统候选人还是副总统候选人来说,选定正确的竞选伙伴对自己的政途来说至关重要。
珠儿·泰勒遭到争议之处在于她是查尔斯·泰勒的前妻。泰勒曾是非洲最知名的军阀、独裁者之一,被广泛认定为利比里亚内战的发起人。流亡后的泰勒被国际刑事法庭检察官以“在塞内里昂犯下战争罪”起诉,后被裁定谋杀、强奸及强迫儿童当兵等11项罪成,被海牙法庭判处入狱五十年。据称,泰勒所领导的民族爱国党在他入狱后,仍由其通过电话领导。
“前妻”一说似乎并不能将珠儿·泰勒与查尔斯·泰勒划清界限,而带来动荡、死伤和贫穷的内战无疑是利比里亚人记忆里的痛点,更何况口无遮拦的珠儿·泰勒在面对记者时,曾称虽然自己的前夫不再参与利比里亚政治,但他仍然有诺言需要遵守。泰勒带了一些来自前总统支持者的选票,但也给维阿带来不少外界的质疑,甚至有传言称他长年与正在英国服刑的查尔斯·泰勒保持着私人联系。维阿坚定地否定了这一传言,称“自己从来没私下联系过查尔斯·泰勒”,并向媒体解释自己选择珠儿·泰勒的原因:“她是我在议会的同事,是个勤奋、有能力的女人。她是利比里亚的女儿,利比里亚人民爱戴她。作为一个推崇性别平等的人,我认为让一个女人成为我的副手是个好选择。她是查尔斯·泰勒的的家人,但泰勒的家人并不是我的敌人。”
不过维阿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对于支持者而言,维阿的特质足以让他与以往的政客区别开。作为非洲建国历史最长的现代国家之一,利比里亚长年战乱,政变频繁。政界一次又一次洗牌,不少在任的政客曾卷入争斗,沾染过鲜血。球员出身的维阿不同,有着干净的政治履历。他不是传统的政治精英,此时的利比里亚人对政治精英的信任也在严重减退——两次击败维阿的现任总统瑟利夫及其领导的政府,尽管维系了十余年的和平,但屡屡被批评包庇腐败,用人唯亲,经济建设无甚成效。在维阿打出“为希望而改变”的口号时,许多选民相信是通过改变领导层、开启新篇章的时候了。
“利比里亚至今都没有修建足够的公路。”维阿说,“我将确保利比里亚人民有更好的公路、更多的工作机会。虽然现任政府也如此保证过,但他们没有付诸实际。但是我会,我保证。”尽管他的对手博阿凯也提出“将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之上,首先完成道路建设,保证在上任的150天内创造50000份工作”,并且意识到自己现政府要员身份的不利而同样强调改变,甚至戏称自己是“停在车库中待发的赛车”,强调自己虽然从政多年,仍充满潜能,选民却不太领情,嘲讽地叫他“瞌睡虫”——博阿凯年已古稀,常常忍不住在公共场合打瞌睡。
对于更为年轻的维阿,支持者则近乎狂热。他们在维阿的照片前鞠躬,亲吻他的照片;志愿的艺术家随时待命帮助支持者在T恤印上维阿的形象;以维阿其人其事创造的歌曲、口号无处不在。有些相信维阿注定成为总统的支持者,常常寻找迹象以证明维阿是神任命之人,比如在每一次大选中收集与维阿相关的数字来总结、推理、论证维阿必然当选。
此外,多次参与竞选的维阿,在竞选策略上也更加成熟。与早年对瑟利夫的猛烈批判不同,维阿主动缓和与她的关系,称自己“给瑟利夫总统的成就打80分”。与民族爱国党基于利益的合作,帮助维阿在一些地区获得不少选票。他还获得不少重要政界人士的支持。
在2017年10月10日的第一轮选举中,维阿以38.4%的得票率名列第一。然而,由于得票率未过半,他将与紧随其后的博阿凯进入第二轮选举。排名第三、自由党的查尔斯·布鲁姆斯金向最高法院质疑选举结果的公平性,导致原本定于11月7日举行的第二轮选举不得不延后。最高法院最终驳回布鲁姆斯金的起诉,确定第二轮选举将在12月26日开始。两天后结果揭晓,维阿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夙愿。
“乔治王”的挑战
在这个位于西非的国家,足球广受欢迎。街道上常常能看到踢球的孩子,不少政要也有自己支持的球队,逢赛必看。维阿作为世界级知名球星,是利比里亚的骄傲,在国内无人不知。拥护、爱戴维阿的粉丝称呼他为“乔治王”。尽管时间推移,足坛名将在更新换代,维阿创造的传奇至今无人打破,利比里亚人也从未忘记维阿。“乔治王”的名号,从未消失。
对于支持者来说,维阿并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也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人物。利比里亚60%的人口年龄在30岁以下,54%的人口至今处于贫困状态。因此,许多处于贫困之中的利比里亚人,尤其是年轻人对维阿的草根出身、奋斗成名的经历有共鸣。维阿的成功,承载着他们渴望逃离战火、疫病和贫困的期待。
“乔治王”不仅代表着梦想,还被认为意味着改变。“乔治王是我们想要的总统!”人们高喊着。
如分析人士所言,在荣耀之外,大选的胜利者面对的将是一条艰难的道路。作为继任者,维阿既要继续维持瑟利夫创造的和平局面,还需要在瑟利夫未能突破的经济建设领域有所建树,完成自己在竞选中许下的承诺。因腐败严重而备受批评的瑟利夫政府,遗留给维阿不少悬而未决的难题:急需整治的政治腐败、高失业率、落后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混乱的医疗系统。
尽管维阿在竞选前已给出“修路、创造就业”的解决方案,但批评者认为计划过于模糊,不够明确详细,并没有落实到如何实施。此外,仅有3年议员经历的维阿过于缺乏政治经验——在立法会议上,当遭逢反对者攻击时,他一言不发,毫无招架之力。
同时,就国际政治人脉资源而言,拥有35年丰富国际组织工作经验的瑟利夫的一个重要优势在于,处理危机时能及时获得外国援助。在拯救岌岌可危的利比里亚经济时,她从世界银行获得47亿美元的贷款;埃博拉病毒爆发时,她得到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派出的3000名士兵协助防控。尽管维阿在国际社会也有不少资源,但主要集中在足坛。
“乔治王”的承诺,仍需要经过时间的检验。
来源:转自《看天下》
0

热播视频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Copyright⊕2010-2015 jxcb.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5957号-4

赣公网安备 360108020000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