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索斯的首富王冠也有他们一半

中国卖家“占领”亚马逊

2018/1/26 1:49:35 来源:未知
0
1月8日,“世界首富”宝座易主。据彭博亿万富豪指数,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以1051亿美元(约合6855亿元人民币)的身家再次问鼎世界首富——自2013年以来,这一“头衔”大多数时候属于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
2017年的7月,贝索斯在股市收盘后的净资产达到900亿美元,超越比尔·盖茨成为世界首富。但是,这项殊荣仅持续几个小时。当天晚些时候,亚马逊股价小幅下挫,盖茨重新占据榜首。
而在深圳宝安一个酒吧里,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群年轻人欢呼起来,这些称贝索斯“姐夫”(Jeff)的年轻人,正是在亚马逊开店的中国人。
亚马逊这个电商帝国里的中国卖家可能远超我们的想象。亚马逊平台的数据显示,中国卖家已经占据其四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个比例还会增长。
中小卖家才是“主力军”
亚马逊自2012年开始招募中国卖家入驻,此后中国卖家开始不断扩张势力。仅2015年一年,亚马逊中国卖家的总销售额比上一年增长了两倍,在美国站,中国卖家的销售额就增长了10倍。
据外媒报道,截至2017年11月30日,今年有1001210名新卖家,入驻亚马逊全球12个站点,近三分之一是来自中国。而根据亚马逊欧洲平台所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国卖家在亚马逊平台上的份额约为25%。
业内流传着一句有意思的论断:“亚马逊80%出口跨境电商货源,都是从深圳发出。”
此言非虚。据深圳海关统计,2017年前11个月,深圳市进出口2.48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出口1.47万亿元,继续居于全国大中城市外贸出口首位。而早在2015年,在全国排名前十跨境电商中,来自深圳的卖家已占据半壁江山。
目前,在深圳的瑞典邮政担任业务主管的章天表示,深圳之所以进出口贸易繁华,正是因为它和香港的地缘优势。“除了中国邮政可以直接飞往国外之外,其他物流公司很难不管是在浙江还是北京,都需要先发货到深圳,我们再把它发到香港国际机场出去。”此外,深圳在物流的智能化也是国内领先,建立智能仓进行货物分拣,减少物流误差。
跨境电商在很大程度上是传统外贸转型的结果。譬如2017年8月,出口跨境电商公司“有棵树”被天泽信息以34亿元收购,其早期业务就是传统的外贸生意(航模),近几年才做起跨境电商。
原来做外贸的年轻人小象,去年开始在亚马逊售卖厨房用品,目前,已在同品类中排名前三,“黑五”当天,单日销售量达到10万美元,但对他的朋友来说这只是毛毛雨——后者在坂田一个只有三年历史的跨境电商公司工作,这家公司已赚了30个亿,正准备申请IPO。
然而,这种十亿元大户毕竟是少数,中小卖家才是亚马逊平台的主力。据不完全统计,在跨境电商出口行业里,收入体量20亿的公司在5家左右,过亿的企业有几十家,剩下的多是中小卖家。
“生存哲学”
在长期摸索和博弈后,中国卖家在亚马逊平台上也积累不少“亚马逊生存哲学”。
卖家能做多大,取决于进入的行业是否有巨头,不要试图和巨头抢食。亚马逊数据显示,目前平台18%的TOP卖家主营电子产品,占比最高。但小象并不建议做3C产品,因为目前头部已经有Anker这类大卖家品牌盘踞,“由于亚马逊平台是基于A9算法来向用户推荐产品,新人卖家很有可能连前20页都排不上。”A9算法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倾向于最大化买家收益。
此外,在亚马逊上卖货就要遵守对方的玩法,按照亚马逊发货要求,突破关税的游戏漏洞。目前,在亚马逊、速卖通、eBay和Wish四大跨境电商中,后三家都可以自发货,只有亚马逊是要求卖家必须通过平台来发货,亚马逊会根据产品品类对入驻的卖家收取6%~15%的佣金,其中包含配送费。因此,想在亚马逊做大,就必须把产品存到亚马逊当地仓库,平台自动发货。
不过,亚马逊只接受已经完成清关的货物进仓,不承担货物的进关清关和进口产生的关税等费用。中国卖家经过钻研,发现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漏洞:“比如美国是800美元以内不用收关税,有时一些卖家发一大包过去就会写着750美元,也不会轻易被查,但欧洲就会查得相对严格。”
最重要是的,做跨境电商,该融资就融资,千万别犹豫。中小卖家需要投入的并非小数目,生产产品需要几十万元,销售再押款几十万元。对于刚开户的商家,亚马逊会要求他们预留资金,来给用户退款。对于一个小商家来说,可能押上百万元,如果想要做多几个产品的话,周转资金要300万元以上。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数据,2017上半年,跨境电商交易3.6万亿元,其中,出口跨境电商交易2.75万亿元。曾经投资过海翼Anker、Shein、Wish等成功的跨境电商平台的IDG资本合伙人连盟称,这个市场“前面的人跑得太快,后面的队伍很长”,市场的前景很不错。
争夺中的国家
除了亚马逊,中国中小卖家最熟悉的跨境电商平台还有阿里的速卖通。它的特点是:门槛低、中国卖家多、主打新兴市场。基本上,亚马逊没做的市场,速卖通就做,一些中国小卖家,如小象早期也尝试过速卖通,但产品同质化太严重,才转向亚马逊。
速卖通从2014年开始深耕俄罗斯、巴西等新兴市场,在当地排名高于同类电商平台。但目前和亚马逊比起来,整体影响力有限。
有很多小卖家表示,他们很感谢速卖通,它的鲶鱼效应,加速国际B2C平台的秩序的洗牌和优化,亚马逊、eBay等面对阿里的攻势,出台许多利好中国卖家的措施。比如此前亚马逊对中国卖家的准入条件,甚至图片的要求都极其苛刻,现在已经缓和很多。
业内人士分析:“阿里巴巴的成功和速卖通的迅速崛起得益于中国人民的勤奋和中国产品的价格优势,这属于成本优势。但在制度建设上,包括杜绝刷单,完善公平透明机制,打击人为干预的灰色行为,却远远落后于国外的B2C平台。甚至有中小卖家说,速卖通在未来绝不可能超越亚马逊、eBay等,除非其运转机制能得到根本改变。越来越多的电商平台注意到中国跨境卖家的实力。近两年,各家电商平台相继制定有针对性的出海扶持计划。
2016年,亚马逊启动全球开店“制造 ”项目,就是为了帮助中国企业更好地选品和了解市场;Wish的“星工厂”计划,则是利用数据分析,为中国制造商挖掘工厂爆款;“速卖通”在今年四月发布“千级品牌计划”,试图培养1000个“月交易额”超过50万美元的跨境电商品牌;随后,eBay也推出“中国智造计划”,旨在帮助中国卖家迅速在海外建立知名度。
“姐夫”的胜利
在争夺中国卖家的这场竞赛中,亚马逊是当之无愧的赢家,很多中国卖家独爱亚马逊。
2014年,亚马逊中国大幅扩张团队,不仅让中国卖家入驻全球亚马逊站点,还开启本土化的中文服务。一时间,海外市场成为许多小卖家心目中的新蓝海。
据《华盛顿邮报》统计,亚马逊平台上,其第三方卖家销售比例已经远远超过亚马逊自营,这个比例正在逐年提高。
此外,亚马逊在全球已经有13个站点,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法国、加拿大、日本、印度、意大利、西班牙、墨西哥、巴西、澳大利亚和中国。比其他同类电商平台覆盖面都要广,仓储和物流服务都要完善。
亚马逊对版权的保护,也是小卖家选择它的重要原因。一位小卖家告诉记者:“不像国内一些仿品泛滥的平台,亚马逊对入驻卖家相对严格,比如为了避免假货,卖家基本要做好品牌备案,注册美国品牌。”
此外,在这里相对公平,亚马逊刷单封号风险极高。对于卖家来说,尽量让自己的产品排名靠前被推荐是最主要的。亚马逊将其排名因素对卖家解释得非常清楚,主要包括转化率、相关性和买家的满意度和留存度。
转化率受产品的销量排名、买家评论、质量和价格等因素影响,占算法比重最大,这些都与客户行为有密切关系;其次,顾客点击率和页面关键词的匹配度,与产品页面资料的关键词、标题深度关联;买家的满意度和留存率,都是基于用户的反馈来计算。所以,只要你努力地经营,还是极有可能做大。
跨境电商已经成为一门大生意,由于亚马逊的严格要求,许多与亚马逊关联的衍生产业也随之兴起。比如跨境电商培训,“按最基础的课程来算,导师上一节课至少能够收入30万元。”而一些专注细分品类和地域的跨境电商平台也在兴起。如专注于东南亚本土电商的Lazada和专注中东市场的浙江执御。出口跨境电商作为还在成长的产业,市场已经出现了分化。对于众多跃跃欲试的卖家来说,目前的出口跨境电商行业具有巨大吸引力。正所谓格局已定,大局未定。转自《看天下》
来源:未知
0

热播视频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Copyright⊕2010-2015 jxcb.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5957号-4

赣公网安备 360108020000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