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鼎之言无人解 千年知已在今朝

2018/6/12 0:49:15 来源:南昌育新学校红谷滩分校 六(1)班 刘家合
0
我曾是山中最苍老的矿石。
泥土的迁动在我的脸上留不下岁月的痕迹,时光的流转无非是在宵汉的树旁,再增添一道年轮。
沧海桑田,轻烟往事。
有一天,我疲倦了,便思索着,就让我这个老家伙睡上一觉吧,看不见地上生机勃勃,看不见空中残阳如血。孤寂的生活也该断了结了吧。
一切安然无恙,直到某日的重见光明。我成了这个古老部落遗留下的文化语言。
一双粗糙的手把我从古枝烂叶中抱起,是一个人啊?他把我放在了他的膝盖上。我沉思着:我到底睡了多久?女娲又去哪儿了?这个人的身上又为何出现了白、青、黑三种颜色呢?这是一个人吗?
算了,就姑且把他当作人。
一路颠簸,我被布蒙住了,失重感告诉我,我一直在下坠。
布撤了,眼前一片烟熏火燎,一个人走近我,摩挲着我,拍拍我纹理上的尘土。他小心翼翼地带我走近一口大锅,轻轻放下了我,蹲下,为锅炉添了些柴火助燃。温暖的小火烧烤着我,我不做任何挣扎,安静地成为了一滩液体。
静静地,我被倒入了一个巨大的模具中。我身上的每个质子中子电子都在沸腾,接近冰凉的模具,就仿佛得到了对这个陌生世界的慰藉。而这凉意又稍纵即逝。
虽然,我尽量平复自己火热急躁的心情,却还是在凝固上花费了一个昼夜。我从一块岩石褪变成了一尊鼎。
坐在宝座上的人,视我为珍宝,带我游遍酒池肉林。指鹿为马的人虔诚地对我念咒语,欲呼风唤雨。谁都不知道,我将带领一个国度走向灭亡。
公元前1045年,战争爆发。昏庸之主在慌乱中逃窜,群龙无首,大臣们打翻了我,重重地摔在了帐前。
周朝替代了商朝。我也像商朝一样,无人问津。花草埋了幽径,衣带冠了古丘。我又被尘土掩埋,越来越深……
那就再睡一觉罢。
这次可睡得真沉啊,估计有30多个世纪了吧。
醒来时,已是傍午时分,光源在我的身上聚焦,一副副白手套把我用袋子密封起来,装进了文物箱中。
我把源于商朝的鼎语言,悄悄锁在了心里,神清气爽地等待人类,慢慢读懂我的语言——鼎文化的语言。

来源:南昌育新学校红谷滩分校 六(1)班 刘家合
0

热播视频

净化信江水 保护...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Copyright⊕2010-2015 jxcb.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5957号-4

公安机关备案号:36010802000225

ICP备案:赣ICP备180111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