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山人将“身世密码”藏于《个山小像》

2018/7/11 15:09:48 来源:谢舒婷 晨报记者 邹思维
0

    《个山小像》纵97公分、横60.5公分,是一幅以白描手法作成的画像。画中的主角相貌清矍,身著宽袍,头戴斗笠,脚蹬布鞋,颇有文士风度。据悉,该画像是八大山人(公元16261705年)的真实画像,自1955年在江西奉新县被发现后,便成为八大山人研究中最为重要的文献之一。


    八大山人,江西南昌人,原名朱耷,是明朝宗亲宁王的后裔。明灭亡后,八大山人落发为僧,醉心于书法、绘画等艺术领域,并与石涛、石溪、渐江三人并称为清初画坛“四僧”。作为明末清初画坛巨匠,八大山人的诸多画作名震当世,惊艳后世。

    八大山人在艺术领域所取得的成就是毋庸置疑的,但他仍给后世留下了诸多争议,这些争议主要是关于他的身份、生卒、家世等方面。直到1955年八大山人画像——《个山小像》被发现后,这些争议才逐渐平息。有专家曾这样评价这幅画作:“一生写照,尽在画中见。”

    近日,记者查阅了大量资料,采访了多位专家,希望能从这幅《个山小像》中破解八大山人的身世密码。

他的出生年份尽在画中见

    “个山小像。甲寅蒲节后二天,遇老友黄安平,为余写此。时年四十有九。”这段文字是八大山人亲笔题写的首跋,虽然只有短短数十字,却给后人留下了大量信息。八大山人一生都是迷,在发现画作《个山小像》之前,因条件有限,人们在八大山人是何年出生这一问题上存在不同的说法,而《个山小像》首跋中的文字,从另一个角度告知了后世八大山人确切的出生年份。

    江西省社科院赣鄱文化研究所所长胡迎建告诉记者,《个山小像》第一跋中出现了两个时间概念,一是“甲寅”,二是“蒲节”。“甲寅”众所周知,是中国传统纪年农历的干支纪年中一个循环的第51年。那何为“蒲节”?原来,在古代,“蒲节”就是端午节,因民间在端午节这一天会在门上挂菖蒲叶而得名。据悉,八大山人一生中只碰上了一个甲寅干支,所以,首跋中的“甲寅”,便是指康熙十三年(公元1674年)。

    八大山人题写的首跋直译意思就是:公元1674年端午节后第二天,我遇到了老朋友黄安平,请他为我画了这幅肖像,我将它取名为《个山小像》。这年我49岁。由此可知,公元1674年八大山人是49岁,以此往前推算49年,可得出八大山人生于明天启六年(公元1626年)。

他的心路历程尽在画中见

    八大山人请好友黄安平为其创作的画像(江西籍八大山人研究权威专家萧鸿鸣推断,“黄安平”其实就是八大山人自己,但这一说法是否准确,仍需进行严谨的学术研究)为何取名《个山小像》?其中的“个”字一词有何深意?这在八大山人亲自题写的第二段跋文中可窥之一二。

    这段跋文有一部分内容提到了“个”的解释。“个,个无多,独大,美事抛,名利唾……”记者了解到,这是高安人刘恸城赠给八大山人的赞诗中的一部分,八大山人借刘恸城为其所作的赞诗表明自己已抛名唾利,进入了真正的修行境地,故而将此画命名为《个山小像》。

    《个山小像》一共有九段题跋,分述了八大山人的身世和信仰,其中有六段为八大山人自题,除了首跋和第二段跋文之外,第六、七、八、九段跋文皆为八大山人自题。这几段跋文也体现了八大山人遁入空门后的心路历程。

    长期在南昌研究八大山人的退休教师谭镇平告诉记者,在第六段跋文中,八大山人透露出了对佛教“不热心”的态度。这一心态在第七、八段跋文中有愈演愈烈之势,并在第九段跋文中彻底爆发出来。他这样写道:“黄檗慈悲且带嗔,云居恶辣翻成喜……若不得个破笠头。遮却丛林,一时嗔喜何能已?”意思是,这些都是修行圆满的得道之人,我谁都比不过,与其如此,还不如戴上一顶破斗笠,将和尚的面目遮盖起来,彻底脱离佛门。谭镇平说:“这是八大山人对自己三十多年在佛门一事无成的感叹。”

他的真实身份尽在画中见          

    据谭镇平介绍,公元16751678年这三年间,《个山小像》中除了有八大山人讲述心路历程的自题跋文外,他还邀请了同是“混”文艺圈的好友饶宇朴、彭文亮、蔡受等人为画像写跋文。这些好友所题写的跋文中,或多或少提及了八大山人显赫的身份。

    记者在蔡受为八大山人所作的跋文中看到了一个“令人费解的文字”。这个字是蔡受用“金木水火土”五行造出来的,与其说它是一个字,还不如说它是一个符号。据萧鸿鸣考证,这一特殊符号其实暗藏了八大山人的身世密码。

    记者了解到,按照明代相关的制度规定,凡朱氏子孙取名均以“火、土、金、水、木”为偏旁,如孝康皇帝朱标(从“木”)、建文帝朱允炆(从火)。故而,蔡受在写此跋文的时候,是知道八大山人的显赫身份的,他之所以造出这个“令人费解的文字”,就是要向世人宣示八大山人的王孙身份。


他的知心好友尽在画中见

    在八大山人多个为《个山小像》题词的朋友中,最为亮眼的还是饶宇朴。何出此言?萧鸿鸣曾公开表示,饶宇朴不是第一个《个山小像》题跋者,但八大山人将题跋最佳位置留给了他(题跋位于画像正上方)。

    记者了解到,康熙十六年(公元1677年)秋,已过半百的八大山人为请饶宇朴题跋,带着这幅《个山小像》前往介冈(今进贤县境内)饶宇朴家中邀墨,可见二者关系匪浅。

    与八大山人有着深厚友谊的饶宇朴自然知道好友的身份,因此,他直接在跋文中写道:“个山綮公,豫章王孙贞吉先生四世孙也。”(后八大山人在饶宇朴所作的跋文中将“四世”二字圈去。)

    值得一提的是,同年年末,八大山人受临川县县令胡亦堂之邀,离开进贤来到临川,参与撰写临川的地方志。按照《八大山人年表》记载,他在临川待了两年,就在清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他在临川发病癫狂,哭笑无常,最后撕裂了身上的僧衣,一把火将僧衣烧毁,然后步行回到南昌。

他的艺术成就尽在画中见

    在《个山小像》中,除了八大山人的自题跋文、友人所写的文字有深远寓意外,就连画像中八大山人的穿衣打扮也颇有讲究。画像中的八大山人头戴斗笠,身穿宽袍,脚蹬芒鞋,自有一派独特的气质。

    为何八大山人会以这一形象出现在画中?这其中又有何深意?记者了解到,画像中八大山人所穿的宽袍并非僧服,也非道士的装束,而是明代汉人所穿的服装。对此,有专家表示,八大山人在画像中的这一身装扮实则是在表明他的明宗室身份。对于这一说法,也有学者提出了不同意见。胡迎建认为,好友黄安平为八大山人作《个山小像》之时,八大山人还不敢明示或暗示他明宗室的身份。此外,画像中的八大山人不着僧服且蓄胡须,只是一个平民形象,由此看来,这幅画像更多地是表明他的佛学思想。

    八大山人作为明末清初著名的书法家和画家,其高超的艺术功底在《个山小像》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八大山人纪念馆陈列展览部主任彭琮娉告诉记者,八大山人在六段自题跋文中,各用真、草、隶、篆四体书写,真实而全面地反映了他中年时期的艺术成就。

    “一生写照,尽在画中见。”在《个山小像》中,八大山人不仅自说自话地叙述了自己一生的人生遭遇及进入佛门的原因、经历外,还借友人之口表明了自己的明宗室身份。因此,这幅画作是世人了解八大山人生平经历的珍贵资料。

来源:谢舒婷 晨报记者 邹思维
0

热播视频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Copyright⊕2010-2015 jxcb.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5957号-4

赣公网安备 360108020000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