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应瑜和他的《陈寅恪家族旧事》

2018/7/11 15:27:37 来源:孔文杰
0

人物简介:

    吴应瑜,共和国的同龄人。1968年九江师范毕业后一直在陈寅恪先生的故乡修水县从事文秘、文史、党务等工作,将美好的青春时光全都留在了这里,修水就是他的第二故乡。在四十年繁杂的政务党务工作间隙,他一直坚持读书读史习字。退休前夕,他在县志办校点了修水古县志——《宁州志》(明嘉靖版)。尤喜搜集、整理乡贤陈寅恪家族的各种史料、轶闻。


    听说吴应瑜确诊为肺癌,大家心头都压上了一块沉重的大石头,不仅为他的身体,也为他的抱负:立志要把家乡“义宁陈氏”一门三代五杰的事迹写出来。

决心为宣扬“义宁陈氏”做贡献

    江西省修水县,古有宁州、义宁之称,位于江西省西北部,修河上游,地处幕阜山与九岭山山脉之间,是三省(赣、湘、鄂)九县(靖安、奉新、宜丰、铜鼓、平江、通城、崇阳、通山)的交界之处,群峰环抱,青山绿水,云蒸霞蔚,地灵人杰。宋代出了大诗人黄庭坚,诗书双绝,与苏轼齐名。近现代出了桃里竹缎“陈氏一门三代五杰”(陈宝箴、陈三立、陈寅恪、陈衡恪、陈封怀),其代表人物就是在国内外学术界享有极大声誉的历史学家、文学家、教育家陈寅恪先生。

    南昌大学刘经富教授说得好:这是“一个可以把江西二字写大的文化家族”!“中国近代颇有书香门第、世家显族,义宁陈氏即其中之一,与其他世家显族相比,义宁陈氏不以权势、豪富名世,只有书香一脉,绵延不绝。我国著名学者吴宓教授称义宁陈氏为文化贵族。”

    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陈寅恪一直被边缘化,陈氏家族事迹的研究和传扬更是偃旗息鼓,文化传家的“义宁陈氏”的事迹几乎湮灭于历史尘埃中。所幸,春风终于来了。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开始,学术界掀起“陈寅恪热”,许多专家学者热忱地投入了对陈寅恪和陈氏家族的专题研究。

    作为长期工作在陈氏故乡的吴应瑜,被这股热潮极大地感染着吸引着推动着,他为家乡先贤们的文化精神与成就感到自豪和骄傲,亦下决心要为宣扬“义宁陈氏”家族的文化精神做出自己的贡献。

无惧病魔坚持搜集资料

    当然,这一决定对吴应瑜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因当年家境贫寒,品学兼优、标准学霸的他,初中毕业后只能报考中专师范。进校一年后文化大革命爆发,求学之路嘎然而止。立志要为乡贤立传的吴应瑜,为克服文化功底、历史知识的短板,经年坚持读史读书,搜集资料,采访陈门后人,求教专家学者,几十年乐此不疲,以愚公挖山的精神坚持不懈。

    可是就在吴应瑜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素材资料,打算进一步核实整理,写出专著之时,罹患肺癌的诊断给了他当头一棒。大家也都为他捏了一把汗。

医生将他患病的整个右上肺进行了全切除,手术成功了。但手术后的化疗却让他难以忍受:吃饭难以下咽,头发一大把一大把地脱落,整个人骨瘦形销。在经过了两个疗程的化疗后,他决定不再继续后面的化疗,要让有限的生命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他说:“我不甘心生命就这么黯谈无光,不打算消极地一天一天进入生命的倒计时。”于是在手术、两个化疗之后,他开始了边治病养病边继续搜集整理资料的工作,力争尽全力完成书稿。这是200911月的事。

为三个字累得够呛

    否决权威医生的治疗方案,整天伏案图书馆、资料室,查抄核实各种资料,注重史料的真实性,力求史出有据。仅为了核实毛泽东同志1953年对陈寅恪先生进入中科院任学部委员时说过的“要选上”这三个字的出处,吴应瑜就不知费了多少周折。“网上虽有此内容,但不能以此为据。我在上海的图书馆及福州路各书店,到处寻寻觅觅就是找不到正式文本,结果在孔夫子书网上查得《庚申忆逝》一小册子,作者是中科院创建时的党委书记、副院长,这就可靠可信了。但标价120元,外加8元运费,结果花了128元买了个已经破烂的小册子,终于找到毛主席表态的三个字‘要选上’的可靠出处。”他说,“像这等涉及到历史人物,特别是领袖人物的史料,一定要十分慎重。作者为三个字累得够呛,读者眼睛则一晃而过,所以我说99分读书1分作文。”

    在几十年的积累、初稿的时间里,吴应瑜为了给自己鼓劲加油,遂以愚公为号。此愚公为弘扬乡贤陈氏五杰的文化精神,仅是查找史料的摘录、采访陈门后人的记录、各种学习心得等就写了不下于50万字的笔记。他的刻苦努力,他的锲而不舍,深深地感动了陈氏家族后人。“散原老人”陈三立的孙女陈小从女士(1923年~20175月)就曾亲书旧作以赠;当得知他肺癌手术后的第一时间就电话慰问,并讲了许多带病生存的实例鼓励他。

    一次复查,医生说他肺部出现多处结节,不排除癌症复发的可能性,有待下午进一步检查,这个消息对于任何一个手术后的普通肺癌患者来说,都不啻是晴天霹雳,而整个右上肺全切除的吴应瑜却不拿它当回事,中午还颠颠地跑到上海金陵路乐器一条街买了一管箫,惊得医生感慨赞叹:“要是病人都有你这么好的心态,事情就好办了……!”


著作出炉做到“人无我有”

    终于,近30万字的《陈寅恪家族旧事》由中国文史出版社正式出版并向海内外推介!第一版印数就达5000册,对比于那些花几万、十几万元钱购买书号付梓的著作,其分量孰轻孰重不言自明。一位曾任职修水县的领导说:“这本书为宣扬陈寅恪家族和提高修水知名度作出了重要贡献。”

    这本书不属于纯学术著作。全书散发出浓郁的乡土气息,其中写了陈氏五杰和他们的后裔,以及他们的重要友人达70多人,五杰的逸闻趣事近百条,有许多首次披露的人物关系和史实,做到了“人无我有”。全书具有一定的故事性,让读者能在饶有兴味的阅读中评品陈氏家族的历史和文化底蕴。应瑜自谦地说:“在整个研陈领域中,我仅仅是随风而起的一朵浪花,或一片绿叶。在30年来的‘陈寅恪热’中,有众多重量级人物,有许多重头戏,而我,只能算是一位业余爱好者,是一个票友而已。”

自题封面以表敬意

    出书的过程中还有一个小插曲:书稿付梓前,出版社想请名家为封面赐字,后吴应瑜自已书写了这几个字送给责任编辑看看,责编又将它送给总编过目,总编只看一眼立马拍板:“就是这个了!”所以这本书的封面题字正是吴应瑜自己。

    当我们感叹他带病写作的顽强精神时,他说:“是陈寅恪老先生的事迹不断鼓舞着我。”这位懂十几国语言,有着许多研究成果的老先生,晚年在失明膑足的身体条件下,仍用十年光阴写就一本80万余字的《柳如是别传》,这才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精神!作为“义宁陈氏”故乡的工作人员,吴应瑜觉得他有义务接竹引泉、勺水润根,将这种文化精神发扬光大。

也许是吴应瑜乐观豁达的心态感动了上苍,也许是乡贤们在天之灵的保佑,吴应瑜手术后又走过了九年的路程。这九年中,他整理修订了许多资料、写完了全书、作品付梓出版、发行时出版社向海内外推介……要知道,肺癌手术后五年的成活率仅为百分之十六啊!

正是:

树影婆娑山路斜,

攀藤附葛觅山花。

云峰揽胜烟霞处,乐话乡贤竹塅家。

(注:陈宝箴、陈三立在修水县竹塅村的故居陈家大屋已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人们往往称陈氏为“竹塅陈家”)

来源:孔文杰
0

热播视频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一分钟教你判断自...
Copyright⊕2010-2015 jxcb.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5957号-4

赣公网安备 360108020000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