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近年亮相南昌的“共享家族”

包括共享车辆、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迷你KTV等包括共享车辆、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迷你KTV等

来源:晨报记者 吴显林 文/图2018/12/6 1:13:35

▲共享单车

▲在一些人流密集的地段出现了共享单车堆积成山的状况。

▲共享雨伞

▲共享电动自行车

▲共享汽车

▲共享迷你KTV

初冬过后,转眼就要迎来“大雪”节气,近来南昌连日下雨,让走在街头上的市民感觉到了阵阵寒意。忍受寒意的同时,很多市民都可能发现,曾经投放在南昌街头的共享雨伞却几乎都不见了踪影。这些共享雨伞都哪里去了?或许还有人会好奇,这些年先后“登陆”南昌的共享经济业态发展如何?诸如各类共享车辆、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共享按摩椅等,在快速风行后,现状如何?是否良性融入了南昌经济?

盘点:

近年南昌街头出现过的“共享物品”

共享车辆

2017年元旦,“永安行”首批两万辆共享单车“空降”南昌,当时这类无桩且带密码锁的共享单车让人感到新奇。同年1月17日,全国连锁公共自行车项目“ofo”进入南昌。没过多久,摩拜单车也进驻南昌。

此外,小蓝、哈罗、优拜等等共享单车几乎蜂拥而上,一时间,红、黄、橙、蓝、绿,五颜六色的单车在南昌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唾手可得。

几乎与第一家共享单车同时入驻南昌的还有共享电动自行车。2017年初,一名南昌航空大学毕业的学子回母校创业,在高校园区内投放共享电动自行车。随后,“享骑”“租八戒”等多个共享电动自行车企业也先后进驻南昌市场。

随着共享经济范围的逐渐扩大,共享汽车也横空出世,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2017年9月,江西本土汽车企业在南昌率先推出了共享汽车,并在南昌、武汉、抚州市设置了租车点,以写字楼和酒店为主,满足了人们短期、长距离的出行需求。

共享迷你KTV

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咪哒miniK、唱万家miniK、友唱m-bar、科美唱吧、爱唱lovesing等共享迷你KTV在南昌出现,这些共享迷你KTV集中在南昌高人流量的商圈、电影院、高校、车站、机场等公共休闲场所,尤其是商场主要流量的入口。虽然共享迷你KTV品牌繁多,但其功能却大同小异。

这种面积不到两平方米、三面均为玻璃的共享迷你KTV,五脏俱全:有一台选歌系统、一个大屏幕、两个高脚凳、麦克风和灯光。用户只需扫码就可一展歌喉。

共享充电宝

现代人越来越离不开移动设备,尤其是智能手机。随着智能手机持有量的不断增加,手机充电行业散发出巨大的市场吸引力。商机出现后,共享充电宝也悄然面世,成为“共享家族”的新成员。

2017年4月份,在南昌市的一些商场、酒店和餐厅内,出现了共享充电设备。消费者只需用手机扫码,便能快速借到一台充电宝,使用完毕后还可在市内任一租借点归还。

共享雨伞

2017年6月14日首批共享雨伞亮相南昌。一夜之间,南昌市中心区域的中山路、滕王阁、八一大道、北京路等繁华路段的公交站台和地铁站点等地,都投放了色彩斑斓的雨伞,这些雨伞的伞把上印有二维码、雨伞编号,并装有密码锁。据了解,首批共享雨伞多达3万把。时隔一个半月后,第二批共享雨伞现身南昌街头,多达1万把。与第一批共享雨伞不同的是,第二批投放的共享雨伞改进了防止被强行撑开的技术。

其他“共享家族”成员

除了上面提到的“共享”物品,随着“互联网+”共享经济如火如荼地发展,这两年来,南昌还出现了共享酒店平台、共享按摩椅、共享办公平台、共享垃圾箱等“共享”物品。

现状:

现状不容乐观,部分仍有发展前景

如今这些“共享物品”现状如何?是否良性融入了南昌经济?为此,记者进行了一番了解走访。

对于最近市民比较关注的共享雨伞,昨日,记者走访了中山西路、八一大道等先前的投放点,然而,却很难寻找到一把先前投放的共享雨伞。在中山路开店的万先生说:“雨伞投放没几天就被人全部带回家了。”

记者联系到了投放共享雨伞企业的负责人赵先生,他告诉记者,自从去年投放了两次后,就没有再次投放的计划了,因为之前投放的雨伞均被私人拿走且没有归还,“亏惨了,去年亏了1000万元。”赵先生这样告诉记者。

众人最印象深刻的“共享物品”当属共享单车了。近年来,进驻南昌市的共享单车运营商总共有六家。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南昌市的共享单车数量超过30万辆。但是,在南昌人流量大的商业中心附近、地铁口等地点,共享单车随意停放的现象随处可见,甚至出现“单车坟场”现象,如今许多共享单车是“老弱伤残”,加重了社会管理负担。

其中,曾经进驻过南昌的酷骑单车、小黄车都因资本、经营策略等问题倒闭,其他一些共享单车品牌也相继退出市场。不过现在,南昌市交管部门与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建立了信息共享黑名单机制,将规范共享单车的使用。

对于共享电动自行车,2018年5月31日,我省出台了《江西省电动自行车消防安全综合治理工作实施方案》,并提出将“落实国家不鼓励发展共享电动自行车政策,督促共享电动自行车企业限期清理回收共享电动自行车。”在严管的具体措施出台之前,企业仍持观望态度,严格控制着投放车辆。

相较于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动自行车,共享汽车属于典型的重资产模式,共享汽车自身成本偏高。另外,使用共享汽车还需要支付停车费、油费或者电费、保险费等费用,仅开支就十分可观。因此有意见认为共享汽车只是小众化消费,生命力不强。

对于共享迷你KTV,有市民表示,整个KTV操作流程难以上手。“有些迷你KTV必须先登录微信才能唱歌,有些不需要登录微信就可以选择歌曲演唱。”市民胡女士说,有时歌曲、歌手分类不清晰,首字母搜索也不方便,很难快速找到想要的歌曲。胡女士称上次她选择了15分钟包时套餐,结果只完整唱了一首歌,大部分的时间都浪费在熟悉操作流程与寻找目标歌曲上了。

在多家影院、商场、餐厅、宾馆等公共场所的共享按摩椅,则存在“鸠占鹊巢”的问题,真正使用按摩功能的顾客并不多,绝大部分顾客是“占而不用”。

总体上来看,入驻南昌的“共享家族”都面临着各类问题。不过可以看出,对于类似共享单车这样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共享产业,政府部门会继续进行扶持。

专家:

“共享”经济需创新商业模式

南昌这两年出现的“共享物品”,总体情况不容乐观。

“由于企业抢占市场占有率,导致提供的产品过剩,一定程度造成了产能过剩,同时也对新进入的企业造成了一定的震慑力。”对此,南昌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董晓松认为,共享单车等是一种具备了共享经济某些特征的商业模式,本质上来说网络租赁经济,解决了一些社会需求的痛点,在商业创新方面是值得鼓励的,“共享经济仍处初创时期,还需长远发展。”

接下来,“共享”+经济该如何发展?江西财经大学学国际学院博士涂聪认为,共享经济高速发展中确实面临很多现实问题,随着市场竞争的深入,“这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只有能够实现良性盈利模式的企业才会生存下来,最后整个行业得以实现规范化。”他说,像共享“抗癌厨房”属于公益性质的共享,需要更多的社会与政府的支持。

“企业应该考虑如何更好实现成本控制,提升产品质量与品质,实现精准管理,同时注重社会效益。”董晓松说,共享经济还有更多的发展空间,企业需要开发新的产品,不应该只专注眼下的产品,“(共享经济)需要创新商业模式,进行品质提升,实现社会的大发展。”

热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