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都李宜青执政有方让清代台湾焕然一新

来源:江西晨报2015/8/7 0:00:00

人物简介
  李宜青(公元1711~1790年),字荆山,江西宁都人。乾隆元年(公元1736年)进士,授户部主事,乾隆二十八年任江南监察御史,奉旨巡察台湾,任巡视台湾监察御史,因政绩斐然,成为乾隆年间开发台湾的功臣,升为光禄寺少卿。


  在今日的江西宁都县东韶乡琳池村,人们能看见2只高达2米的石狮矗立在一座李氏大宗祠前。虽然经过长期的风吹雨淋,石狮已布满了岁月的痕迹,但以及体态膘悍,造型逼真,栩栩如生。
  据史料记载,这两只石狮来自台湾,它们所铭记的,是清代宁都籍官员李宜青在任巡视台湾监察御史时为官勤政、尽心尽力开发台湾的事迹。


width=460
▲当年台湾百姓为李宜青制作的一对精美石狮现如今已成为李家大宗祠的镇祠之宝。


不聪明但努力
  与许多年少便因聪慧闻名乡野的朝臣不一样,据《宁都县志》记载,李宜青恰恰是个意外,他少年时期不仅没有才名远播,反而脑子不太灵光,读书很是迟钝,并不显山露水。
  然而,勤能补拙。这名勤奋、坚毅的学生通过后天的努力,在雍正七年(公元1729年)尚不满20岁时,就在乡试中拔贡;乾隆元年(公元1736年),25岁的他又中了进士,最终脱颖而出。
  一开始,李宜青在户部任职,但在这期间,因为母亲重病,他告假归养,一度授徒于母校潆山“竹坞山房”学馆,直到母亲寿终后才重新赴京复职。
  李宜青因性格刚直认真,办事明察秋毫,后被委以重任,提拔为江南监察御史。



在台湾被称为“李青天”
  乾隆二十八年(公元1763年),李宜青奉命以江南监察御史的身份巡察台湾。与今日颇为发达的台湾不同,那时的台湾因地处偏远,当地官吏仗着“天高皇帝远”,贪婪横行,税赋重重,以致民不聊生,经济自然也就十分落后。
  到任后,李宜青将台湾的这些弊政看在眼里,并找到了症结所在。他首先惩办了一批横行不法的贪官污吏,为民清除了祸害;接着着手进行改革,普行免赋和减租减息,大大减轻了百姓的负担;同时还倡导官员清正廉洁,规定任何官员不得享受“额外供帐”。
  李宜青新官上任,三把火烧得立竿见影,当地官员不敢再贪赃枉法,政风为之一新,百姓纷纷拍手称快。一时间,“李青天”的美誉不胫而走。



引进先进生产技术
  当时的台湾,因刚刚开发不久,生产方式十分落后。整顿政风之后,李宜青又将重心转移至农耕发展方面。他从家乡宁都聘请了大批农业和手工业方面的能工巧匠,将内地先进的生产方式带入了台湾。
  为了全面深入地对台湾原有的生产方式进行变革,李宜青还放下身段,经常跟着技术人员亲自下到田间地头,向百姓传授耕耘、排灌、施肥、除虫等农业技术。就这样,内地先进的耕作技术,在李宜青任内得到了有效推广,大大提高了当时台湾的农业生产水平。



使“宝岛一害”变美味
  当年,台湾流传着一个李宜青治“爬虫”的故事,妇孺皆知。
  湖泊沼泽众多的台湾地区,气候湿润,盛产甲鱼。因为甲鱼看起来外壳坚硬,牙齿又尖利,当地人都称其为“爬虫”,一直将其视为怪物,不敢去触碰。最后导致甲鱼在当地过度繁衍,甚至把庄稼都糟蹋了,俨然成了当地一害。
  面对这样的情景,不了解情况的当地居民束手无策,纷纷烧香许愿,乞求神灵来帮忙除害。
  一次,李宜青下乡时,正好碰上几名村妇在给“爬虫”烧香磕头。他觉得很奇怪,于是上前一看,原来,当地人口中神秘兮兮的“爬虫”,就是内地人所说的甲鱼。见人们对此忧心忡忡,他不由心生一计。
  当时,“爬虫”遍地可见,李宜青让随从就地抓了几箩筐带回家,随后给当地乡绅官吏遍发邀请,让其来家中做客吃饭。
  实际上,李宜青就是让厨师照着家乡的做法,专门办了一次甲鱼宴。直到大家吃得酒足饭饱,拍手叫好,纷纷询问吃的是什么时,李宜青才揭开了这个秘密。只见他随手抓起一只甲鱼,将其剖开,告诉大家,刚才大家所吃的美味,正是这“爬虫”。如此一来,赴宴的人很快就消除了对于“爬虫”的恐惧。
  随后,李宜青要求官员照此办理,广为宣传。于是,“爬虫”终于摆脱了“宝岛一害”的臭名,反而成了一道餐桌美味。



重视教育亲自授课
  生计问题得以解决后,李宜青也不忘台湾的发展问题。要发展,首先要搞好教育。当时的台湾有海峰、崇文两处书院,但长期以来都面临着师资不足、资金短缺的问题,处境艰难。
  李宜青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带头从自己的薪资中拿出600两纹银,分别捐赠给两处书院。除此之外,他还经常亲自到两处书院讲学授课,从基本识字到诗书礼仪、农耕纺织,实行学以致用的教育方针,一时间在当地传为佳话,史料载誉他“士皆感奋”。



制止“科举移民”
  要说李宜青对台湾教育做出的最大贡献,那便是成功阻止了清代的“科举移民”。
  清初,由于台湾刚刚开发,文化上较大陆而言尚属落后,因此科举门坎也相对较低,于是便出现了许多“科举移民”。据多年从事中国古代史和闽台关系史研究的福建师大社会历史学院教授徐心希所著的《闽都书院》记载,当时闽南一带许多士子纷纷东渡台湾,以便较容易地取得秀才资格。
  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让不少原本在漳、泉等地困顿科场的不得意学子东渡台湾冒籍应考。在现存的史料记载中,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清代仅南靖(福建省漳州市辖县)一县,经后人粗略统计,科举移民到台湾求学进士登第的就有25人,其中冒籍应试者自然不在少数。
  在李宜青到任之前,台湾的地方官员对此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于“科举移民”的清查并不积极。李宜青上任后,敏锐地察觉到了台湾民间对于这种直接损害当地考生利益的行为非常反对和抵制。#p#分页标题#e#
  据《台湾通史》记载,乾隆二十九年,李宜青回京向朝廷反映了这一情况:“台湾四县应试,多福、兴、泉、漳四府之人,稍通文墨,不得志本籍,则指同姓在台居住者认为弟侄,公然赴考。”而“教官不及问,廪保互结不暇详,至窃取一衿,辄褰裳以归。是按名为台之士,实则台地无其人……”
  正因为李宜青的这份奏报,朝廷开始明令禁止这种行为,还给了台湾士子一个公平的竞争机会。



开发台湾广受爱戴
  虽然李宜青巡台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不足一年,但政绩尤为突出。他甚至很有先见之明地会同督军、兵总,北以基隆为据点,南以高雄为中心,加固海防设施,提高了防御能力。
  正因为李宜青在台湾政绩斐然,被升为了光禄寺少卿。当他离开台湾时,当地百姓依依不舍,夹道欢送。并且,为了表达对“李青天”的敬爱之情,他们自筹资金,精选整块紫红花岗石,请来高级工匠,精心制作了一对石狮,敬赠给他们的这位“父母官”。
  回到京城后,李宜青将这对石狮转赠给养育他的故乡——宁都县东韶乡琳池村。故乡的人们虔诚地把这对意义重大的石狮安放在李家祠堂门前,直至现在。

热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