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年前外国间谍潜伏景德镇 窃取制瓷机密打造山寨“瓷都”

来源:晨报记者 邹思维2018/11/2 11:11:50

明清时期,中国外销瓷传至世界各地,风靡全球。欧洲各国为窥探中国瓷器的生产秘密,纷纷派出传教士以传教为名潜伏于景德镇,窃取烧造瓷器的工艺情报,企图在各自国家打造“瓷都”。

 微信截图_20181102142349.png

▲依靠殷弘绪的密信发展起来的利摩日被称为法国“瓷都”,其瓷器有“桌上艺术品”之称。

 

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陶瓷的创造和生产成为浓墨重彩的一笔,从中国的英文单词为“China”、陶瓷的英文单词为“china”便可见一斑。每当人们提及中国陶瓷,景德镇往往是脑海里最先闪现的地名。千余年的淬火历练成就了“瓷都”的美誉,也吸引着世界各地的陶瓷爱好者云集于此“朝圣取经”。

其实,早在元明清时期,景德镇便出现了“匠从八方来,器成天下走”的盛况。欧洲各国甚至纷纷派出工业间谍漂洋过海来到景德镇,他们不惜潜伏数年、数十年,只为“偷师”景德镇的制瓷机密。

欧洲掀起中国瓷器仿制热

17世纪末18世纪初,中国的瓷质餐具风靡欧洲,成为当时富裕家庭餐桌上的必备工具。他们将这种洁白如玉、精致美观的瓷器视为“白色黄金”,并为之倾倒,于是大量从中国进口这种外销瓷,同时纷纷仿制这些中国瓷器。

不过,欧洲人对中国瓷器的仿制并不起源于此,而是与冒险家马可·波罗有关。13世纪时,马可·波罗曾沿着“丝绸之路”来到中国,他将沿途看到的中国风土人情悉数记载在《马可·波罗游记》里,其中便有关于中国瓷器的内容。这助推了欧洲人对仿制中国瓷器的热情,其中以意大利美第奇家族的法兰西斯科最为疯狂。

记者了解到,从16世纪中后期开始,法兰西斯科便在佛罗伦萨建窑烧瓷,开始仿制中国瓷器。那时,他们制作出来的瓷器从造型、釉色上看已十分成熟。但由于试制困难重重,又需花费巨大财力,公元1587年法兰西斯科去世后,美第奇陶瓷便停产了。

“工业间谍”潜入景德镇

在美第奇家族的带动以及大量外销瓷涌入的助推下,荷兰、英国、法国和德国等国家也纷纷效仿,开窑建厂,企图找到中国瓷器生产的秘密。同时,有些欧洲国家还派出工业间谍,专门刺探中国瓷器生产的情报,其中受法国政府派遣的传教士昂特雷柯莱是最为“著名”的。

据景德镇史志办副主任李景春介绍,清康熙三十七年(公元1698年),昂特雷柯莱受法国政府的指派以及康熙的邀请,漂洋过海来到举世闻名的景德镇,作为传教士,担任当地一个陶工圣会的牧师。为了更好地融入当地人的生产生活,昂特雷柯莱特地取了一个中文名——殷弘绪。

尽管当时景德镇几乎家家户户都从事瓷器生产,但对于生产环节和核心技术,窑工们通常密不外传。那么,殷弘绪如何才能获取制瓷机密呢?据“景德镇民间故事”代表性传承人邓滨介绍,相传殷弘绪与当时的江西巡抚郎廷极私交甚好,他通过郎廷极向朝廷进贡了一批法国葡萄酒,得以常驻景德镇,并自由进出大小陶瓷作坊。

三万字长信泄露制瓷机密

尽管这是民间口头传下来的说法,据李景春介绍,作为传教士的殷弘绪确实没有把心思放在传教上,而是专心打探制瓷技术,从原料初选、加工成泥直到打坯成型铸造出窑,无一不牢记在心。

2016年,景德镇市社科联合会曾进行“中外陶瓷文化交流视域下的‘洋景漂’研究”,景德镇陶瓷文化研究专家袁红梅曾对殷弘绪做了重点研究。据她介绍,清康熙五十一年(公元1712年)九月一日,殷弘绪整理出了一封三万余字的长信,连同搜集到的高岭土标本一起寄回了法国。

在这封信中,殷弘绪详细介绍了当时景德镇瓷器胎土、釉料、成型、彩绘、烧成等生产制作情况,还提到了景德镇的制瓷关键——高岭土加瓷石二元配方。高岭土是一种白度高、质软、与水混合后具有高可塑性的黏土,将它与瓷石按不同比例调配,能烧制出洁白光润、如珠似玉、形状稳定的产品。

殷弘绪的信件寄回法国后,被以《中国陶瓷见闻录》为题公开发表,一时震惊了整个欧洲,使欧洲人第一次读到了景德镇制瓷技法的“第一手资料”,于是纷纷开始按照这个“二元配方”烧制“中国瓷”。

补充考察完成第二封长信

尽管知晓了景德镇的制瓷奥秘,也获得了景德镇陶瓷关键原材料高岭土的标本,但由于没有找到真正的高岭土,很长一段时间内,整个欧洲依旧烧不出可媲美景瓷的瓷器,他们只能再度寄希望于潜伏在景德镇的殷弘绪。

清康熙六十年末(公元1722年1月),年近六旬的殷弘绪早已被升调北京教区任职。为了解更多景德镇的制瓷奥秘,他专程来到景德镇。李景春告诉记者,这一次,殷弘绪对当地的瓷业生产情况作了为时近1个月的考察,其中对瓷器装饰、大件品种制作与破瓷修补等技术难题进行了重点调研。

据袁红梅介绍,殷弘绪于公元1722年1月25日在景德镇写了一封信,对之前的信件做了补充。他在信中写:“石是瓷器的肌肉,而高岭土是瓷器的骨骼。”整封信件还对破瓷修补和金彩、色釉瓷、紫金釉、龙泉瓷、黑釉、红釉、窑变等17项技术特点和制作要领做了详细解说。

依托情报打造法版“瓷都”

前后两封长信使中国瓷器制作在欧洲再无秘密可言。由于殷弘绪的反复强调,“高岭土”的重要性也终于被欧洲各国发现,他们一边开窑建厂一边寻找高岭土。作为殷弘绪的故乡,法国也开始创办陶瓷厂。但因为没有发现高岭土,一直以生产软质瓷为主。

直到清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在法国利摩日的“圣提勒”小镇上,一位名叫黛莱特的女性因肥皂短缺,用院子里的黏土洗衣服,发现这种黏土竟然还具有漂白衣物的功能。她的外科医生丈夫将这些黏土交给药剂师检验,发现这便是绝好的制瓷原料“高岭土”。

袁红梅告诉记者,高岭土被发现后,利摩日地方总督下令建起了当地第一座瓷厂。自此,利摩日的瓷器生产一直延续至今,它的每一件瓷器都产自传统的手工方式,被誉为“桌上艺术品”,利摩日也因此成为法国的“瓷都”。

后世评论褒贬不一

其实,来自法国的殷弘绪并不是第一个潜入景德镇的工业间谍。记者了解到,第一个来到中国刺探瓷器生产情报的是葡萄牙天主教传教士克鲁兹,成为第一个描绘青花瓷生产流程的欧洲人。此后,德国、荷兰等欧洲国家都曾派遣过传教士以传教之名到景德镇收集瓷器生产的情报。

在这些传教士的推动下,欧洲各国的瓷器生产慢慢走向正轨。荷兰代尔夫特便是自300多年前发展起来的欧洲著名瓷器城,其陶瓷吸收了中国瓷器的釉质特点和染蓝技术,直至现在依旧吸引着全球各地的陶瓷爱好者。

不过,以殷弘绪为首的欧洲传教士到底是“工业间谍”还是“技术使者”,后人对此评说不一。袁红梅告诉记者,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殷弘绪的行为泄露了中国的制瓷机密,确实是“工业间谍”所为。但在当今世界技术共享的时代语境下,他将中国的陶瓷技艺传播到欧洲,使中外陶瓷文化有了新的碰撞。

热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