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上饶造纸业领先全国 铅山手工纸与景德镇制瓷齐名

来源:丁紫芸 晨报首席记者 康婧2018/12/14 14:30:35

自东汉发明造纸术以后,造纸一直是我国一项重要的传统手工业。江西历来是产纸大户,在明代更是成为全国造纸中心。当时广信府(今上饶市大部分地区)因产纸量惊人,成为明代江西造纸业最为发达的地区。

 image.png

▲明代铅山手工造纸与景德镇制瓷齐名。


明代,造纸业的发展已臻于封建时代的巅峰。这一时期,由于林木资源和水资源丰富,江西的造纸业一直处于全国领先地位,全省超过半数县份产纸,且产量大、种类全,产品远销国内外。


在江西众多产纸地区,最著名的要属广信府。明初,由宦官监管的制造各种供朝廷使用纸品的造纸局自南昌西山迁往广信府,广信府从此成为明代江西造纸业最为发达的地区。据了解,广信府每年产纸数量惊人,其中供皇室和朝廷使用的纸张数额巨大,其所造纸张还大量外销,供省内外民间使用,为当地商品经济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物质条件。


手工造纸始于隋唐

历朝历代皆有名纸


据了解,江西有着悠久的手工造纸历史,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早在隋唐时期,吉安县就有手工造纸作坊。历代以来,江西生产过许多名纸,为文人、书刊家所称誉。


据史料记载,唐代江西造纸的州县很多,较为知名的纸张有临川的滑薄纸、九江的云兰纸。于都县部分地区还出现了手工操作竹丝麻石灰制浆的土纸。另有记载,唐代永丰曾用蕨类植物纤维制成陟厘纸,被列为宫廷用纸。


发展到宋元时期,赣州、萍乡、玉山、铅山一带的手工造纸业颇为发达,据《江西省情汇要》记载,元代江西金溪县生产的白藤纸、观音纸、清江纸是赵孟頫等书画家非常喜爱的上好纸张。《古今图书集成》中的《理学汇编·纸部》记载,元有黄麻纸、铅山纸、常山纸。另据清同治版《南丰县志》记载,元大德四年(公元1300年),瞿村之白简纸不足应四方之求。由此可见,当时江西手工纸的受欢迎程度非常高。


明代江西成为全国造纸中心

朝廷在赣设立造纸局


古代造纸业较为发达的地区往往是森林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据江西师范大学中国古代史编研室主任叶群英介绍,古代江西地区森林资源丰富,因此省内一些地区的工匠利用自然资源创造了造纸技术,并传承下来。至明代,全国造纸业发展至鼎盛阶段,江西造纸业也凭借技术优势成为全国造纸中心。


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对江西当时的造纸技术记载道:“若铅山诸邑所造柬纸,则全用细竹料厚质荡成,以射重价。最上者曰‘官柬’,富贵之家,通刺用之。其纸敦厚而无筋膜……”《天工开物》初刊于明崇祯十年(公元1636年),由此可推知,铅山的手工造纸工人在明崇祯十年以前就以精细的竹料制造出了工艺水平较高的“官柬”。


明代造纸工艺如此优秀,与当时江西造纸业整体情况密不可分。记者查阅相关史料了解到,明初朝廷就在南昌西山设立了造纸局,由宦官监管,制造各种供朝廷使用的纸品。据考证,《永乐大典》所使用的纸张即为西山楮皮纸。


大约在明正统年间(公元1436~1449年),朝廷将造纸局迁往地处江西、浙江、福建三省交界处的广信府,因为此处自古盛产各种竹子,可为造纸提供充足的原料;加上这里地处山区,有终年不断的山泉、溪水,为造纸提供了充足的水源;漫山遍野的柴薪又可为造纸提供所需的燃料。所以,江西的造纸业在这一时期发展得非常好。


广信府纸槽数快速增长

明嘉靖年间达600余座


叶群英介绍道,广信府本来就有良好的造纸基础,朝廷将造纸局迁至此处后,广信府发展造纸业有了明显的技术优势。这一时期,随着文化教育的发展和城乡居民日常生活及祭祀用纸的增多,以及一些手工艺品包装用纸的日益增多,广信府的造纸业更加兴旺起来。


明代江西地区有官营纸厂和民营造纸槽户之分,据明万历版《江西省大志》记载,嘉靖(公元1522~1566年)后期,广信府的玉山、永丰、铅山、上饶等县的造纸槽房十分兴盛,其中以玉山槽房最多,有500余座,其他3县共有百余座,总计600余座。


槽房规模的扩大催生了雇用工人的生产经营模式。据史料记载,仅铅山石塘一地,“纸厂、槽户不下三千余户,各户帮贡不下一二十人”,有些槽房甚至“房厂可容百数十人”,且“其槽房工匠亦多募工成造,每槽动以千计,每人日给工食银三分”。


产纸种类丰富数量惊人

每年向朝廷输送大量纸张


据了解,明代广信府所造的纸以制造原料的不同大致可分为三大类:以山竹为主要原料的竹纸,由桑、楮等树皮制成的皮纸和以稻草、麦秸等为主要原料的草纸。各类纸又以工艺过程、规格、用途不同而有多种名称。


其中,玉山、铅山、永丰、上饶四县所产纸张尤为著名。如玉山县怀玉山纸槽制造的玉版纸,洁白平整,如凝脂傅粉,是贡品之一。有诗句这样描述玉山县的玉版纸:“闲来拂拭展高处,皎如水晶帘幕。翻出洞府悬人间,又疑瀑布泻石壁。”


广信府生产的纸张种类丰富、品质优良,产量也十分惊人,仅每年供皇室和朝廷使用的纸张数额便十分巨大。史料中对于一些年份中朝廷的用纸量有明确记载。如嘉靖四十五年(公元1566年),明皇室御用的各色纸张总数达235万张;隆庆六年(公元1572年),江西坐派抄造的白榜纸,白大小夹纸、白大开化纸各300万张,官府议估价银111600两;万历六年(公元1578年)、十四年、十八年、二十二年均为近200万张。


“铅山惟纸利天下”

以连四纸最为著名


广信府所造纸张不仅供朝廷使用,还大量外销,供省内外民间使用,这也为广信府商品经济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物质条件。据《上饶地区志》记载,明万历年间,“铅山县河口镇,估舶所聚,商务勃兴,人口约五万(其中茶丁、纸丁约二万余)”。


明中叶,铅山的造纸业在全国也十分有影响力。翦伯赞主编的《中国通史纲要》指出:明朝中叶,铅山是江南地区五大手工业区之一(指铅山手工纸)。铅山的手工造纸业与松江的棉纺织业、苏杭二州的丝织业、芜湖的浆染业、景德镇的制瓷业齐名。


据铅山县政府外宣办主任徐叶茂介绍,明万历年间铅山知县笪继良主编的《铅书·食货》中有一句“铅山惟纸利天下”,经典概括了铅山造纸业对人类文明进步所作的贡献。另据《铅书》记载,铅山所产纸的种类“凡十有四种”,其中以连四纸最为著名。徐叶茂告诉记者,连四纸质地洁白如玉,防虫耐热,久不变色,素有“寿纸千年”的称誉。这种纸张对生产地的自然条件要求非常高,当时位于铅山县天柱山乡的浆源村环境优美、资源丰富,是最有名的连四纸产地之一。

 


热播视频